事实究竟如何?

最近几天,围脖上都是关于夏俊峰案的讨论。在被忘却之前,照例是满城风雨。

自药家鑫案后,我见识了民意的可怕与盲目。这次学乖了,先上网看了此案的一审和二审判决以及辩护词。一审的判决书里,几个关键事实和律师所说有区别。比如城管是否当街殴打推搡夏俊峰,判决书上完全没有提到,而是用了很中性的词“管理”。而几名现场的证人未被允许出庭,所写的对夏有利的证词也因为和夏本人的供述不合而不被采信,颇为古怪。再仔细看,就会发现不利的材料都来自夏俊峰“预审阶段供述”。这恐怕是见到律师以前的供述,考虑到我朝的审讯风格,更加让人怀疑。而杀人现场在城管办公室,类似于密室。证词方面是一对多,法院决定相信在场城管的证词,于是判了故意杀人罪。这一节,因为没有旁证,更容易扯皮。

就事论事,这个案子我觉得法院判的太重,判决书也写的不够可信,很多关键事实判定过于简单。如果事实确是城管滥用暴力,以中国传统道德而言,夏俊峰非但无罪,反而是义士。侠以武犯禁,以暴抗暴是自春秋以来国人的一种传统。杨佳殃及无辜尚且有人赞“小民谁做主,沪上买钢刀”,更不用说正当防卫的夏了。网上一片挺夏,不足为奇。但也有一批左派,认为夏只是公知们的牺牲品,是用来换取政治资本的人血馒头。认为如果律师改做有罪辩护,诚恳认错,夏不会被判死刑。

以上种种,众说纷纭。到头来我想问,事实究竟如何?这许多观点,这许多激情,然而支撑的事实都缺席。城管是否当街殴打夏俊峰?夏俊峰的供词是否逼供?是还是不是?没有细节。大家都认定了各自的事实,然后开始高屋建瓴的观点。我悲观地想,事实,恐怕只有事到临头,才有天知地知你不知我知的一刻。只希望,到那一刻,不要有更多夏俊峰一样的结局。

小白归化记(之一)

Macbook,人称小白,是我家ld三年的爱宠。最近因为ld有了新欢,小白被我收养。

小白生于2010年,水果公司无敌的命名策略让我这个技术宅至今不知如何正式地称呼她,难道要勉强叫做“2010上半年的那个小白”?当年ld买来,是本着买东西必须成套的原则,配合ipad的风潮一起入手的。是的,您没看错,确实是为了配合新买的ipad,再买的macbook。按照ld的解释,“macbook上的itunes应该和ipad配合的更好些~” OMG,快让我买块豆腐撞死!

在小白被我收养之前,曾经加过一次内存。水果公司黑心,当年就给了2G内存。ld经常是一开十几个网页,外加五个文档三个ppt。这种MBA流用法让小白疲于奔命。虽然小白的手册上写着最多4G,但实际上是水果公司的幌子。众多水果论坛都无压力地表示,8G木问题。我图便宜在Amazon某不知名商户上买了两条4G的内存,自以为得计。哪知换上一周以后,系统就不断重启,ld朱颜大怒,说我办事不力。诊断以后发现其中一条有坏区。Google大神说,小白很挑内存,比一般的pc容错率低。还没上手,就给我一个下马威,小白真难伺候。

等到卸下坏内存,变成4G+1G的奇怪组合后,小白顿时就稳定了,系统响应也好了不少。下面是要备份ld的数据。插上移动硬盘以后,顺利看到了分区。正要上演Ctrl+C,Ctrl+V大法,忽然发现不灵。一看键盘,傻眼了,小白有两个Ctrl键……一个叫Control一个叫Command,而且貌似Command比起Control更像Control,大部分的快捷键都是以Command开头的,而且还有个奇怪的类似中国联通的logo……于是再试Command+C/V,发现还是不灵……几经琢磨发现有如下问题:

  1. Finder根本没有剪切、复制文件和文件夹这个概念……水果公司鼓励拖动……
  2. Finder没有完整路径名,只有文件夹的名字,所以在拖动的时候,不完全确定是从哪儿拖到哪儿的……
  3. Finder的(也是小白几乎所有的)多窗口界面让人抓狂,最大化不到最大,最小化了就找不回来,神啊……
  4. 最后一条才是致命的,小白不支持写NTFS文件系统。在动辄上T的移动硬盘里,FAT早就难觅芳踪……所以我的移动硬盘,只能看,不能摸……

基本上到了这个时候,正常的windows星人应该开始砸电脑骂三字经了。但宅男是用特殊物质组成的,所以又是一番折腾,结果发现了小白的两大原则:

  1. 但凡水果公司决定的特殊设定不可以改变,如果你不喜欢,请回到微软温暖的怀抱,也即滚粗。
  2. 如果你坚持,可以找第三方工具解决,但这些工具通常是要钱的。

所以就NTFS的支持来说,Mac OS原则上是不支持写入的。虽然NTFS-3G已经在Linux届风光了多年,而且相当稳定,但在Mac届配置起来如同噩梦,而且不稳定。好在最后找到一个有Trial Version的收费版。装上以后,费劲地拖动了几回终于搞定了。

备份完成后开始安装常用软件。这里要着实表扬一下小白,dmg包比起windows下的各种setup.exe好用太多。Mount上以后,通常里面就是一个简单的package文件,还有作者贴心放进去的Application的link,往里一拖立刻装好,真是省时省心。package装上的软件,卸载起来也是超级方便,往回收站里一拖就了事。Linux下常用的软件,装上Mac Port后,也基本上是简单的port install搞定,比起win下的Cygwin体验好了不少,毕竟是BSD出身么。

不过夸完了要接着打屁股。比如刚开始用port的时候提示没有make……装make和常用编程工具的方法是装1.5G的巨型软件XCode。万幸水果公司现在让它免费了……装完XCode还不算完,要进去preference,然后安装command line tools,又下了100多M,这才搞定……总算Console比较正常,而且是个bash,没啥好吐槽的。

下面集中吐一下窗口管理系统。小白每个软件都各自管理自己的窗口,共享菜单栏,这个设定还比较容易适应。但多窗口的管理基本是噩梦。比如上面提到的最大化永远不是最大化。最小化以后,就再也找不回那个窗口。点击Doc上的图标啥反应也没有,总算有个小白点显示,知道哪个程序是打开状态……看来水果公司鼓励MBA流电脑应用法,打开一堆文档和软件,然后就不管了……反正几千刀买来的苹果最高配置是无视这些内存消耗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空去找第三方(收费)插件来搞定这个问题……

发现要吐的太多,一时写不完了。横路径二掏出一把小手枪,打出四个大字——“请看下集”~

山中五日之零

话说ld来美已然两月有余,在五月底搞定鸡卖特以后,想一改读书苦逼、工作苦逼、出差苦逼、签证苦逼、倒时差苦逼、鸡卖特苦逼、申请苦逼的万千苦逼史,各种蠢蠢欲动。这便是此次出游的诱因。至于结果,只是加了一条——爬山苦逼~

起初,选择科罗拉多州作为目的地是因为公司的同事刚刚去转过一圈,据说不错。借着西南土鳖航空的便宜机票,也没多想,我就订了去丹佛的机票。订完机票以后,开始研究线路。一看之下,发现和美国许多城市一样,丹佛是个巨无聊的城市。放眼科州,只见丹佛以西群山苍莽,颇为雄壮,于是一拍脑袋就订下了落基山脉国家公园(以下简写为RMNP)五日游的计划。

订下目的地以后,稍做功课,就发现这是一个无敌大坑。Colorado是美国平均海拔最高的州,RNMP更是拔高的因子,起步大概是8000ft左右,比丽江要猛了不少。上次在云南和KK同学爬明永冰川的经历让我心有余悸,那里海拔大概2800m左右。在高原走路,有如在平地小跑,更不要提爬山了。再加上ld大人一再强调自己是废柴星人,恨不得每日美食加逛街。这个山里的计划还当真难写。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和ld都是这句老话的忠实信徒。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我稍微透露了高原和爬山这两个关键字以后,ld如临大敌,催我去置办装备。我毕竟还有两件从云南雪山归来的Columbia,常年在上海写字楼混的ld连双运动鞋都没有。于是乎,趁着Memorial Day开去San Macross扫货。两只杀进Columbia的专卖店,左挑右选,看到尺码合适就果断买下。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只搞定了ld的外套和内衣。老美卖的衣服,如果瘦,那必然太长;如果长度正好,那必然太肥。总之,人家的体积是守恒的,可怜哈比星人伤不起啊。最后在Timberland买到了ld的娃鞋(连Youth都是不是啊!此处省略吐槽五百字……)。又在回家的路上买了我的内衣。回家以后,又称着网上打折,在某雪山xx网买到了我合身的裤子以及ld的背包和水袋。数百大洋花出去以后,顿时觉得太作。这装备,这钱,您老不登珠峰对的起谁啊!

几天后,为了给领导补齐长裤和内衣,又毅然冲进REI,再次欢送大洋数百。列位看官,可能要问,为神马搞这么复杂?这里稍微解释一下。一般而言,在高海拔地区爬山,为了保暖,无论衣裤都讲究分层。从内到外,分base layer,middle layer和shell三层(中间一层可以省略)。层于层之间讲究隔离(insulation),这样即使外层被雨水淋湿或者损坏,也不会影响内层的保暖。贴身的最里层十分重要,汗水在单向透过的内衣作用下,可以在中间层蒸发掉,不会带走身体的温度。外层的shell主要是防风防水。山区天气变化剧烈,雨雪可能忽然而至。在高海拔地区,保暖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后面的实践证明,这些装备在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

除了买装备就是研究路线了。由于对爬山充满恐惧,ld对各种路线基本都处于抗拒状态。好比是猪星人永远不会有动力研究怎么做红烧蹄髈一样,可以理解。于是我只好每天闭门研究,猛看各种官网、wiki和大量个人游记。总的感觉就是小马过河。同一条路线,有人闲庭信步,有人扶老携幼,(废柴星人貌似都不写游记……)难度的评级也各种差别。给我印象很深的是某只UT的教授,此君有个网站专门记载他在RNMP的各种活动。Travelwiki上关于RNMP里Insane hiking的条目就有他的亲身经历。往返16mile的,海拔上升4000ft,外加各种Class 3的攀爬,这种变态路线他也搞的定……如果看这种人的游记,你一定觉得山里的那些个小trail都是浮云……在几经斟酌以后,终于制定了测试——环湖——爬山三天的行程。当然,最后也没能完全执行就是了。

有了机票,还要定住处。一看到山里的Camping site连水都没有,抱着多活两天的想法,我决定果断住旅馆。可惜只有两只,很多小木屋都是四人起住的,只要放弃了。最后在公园东西两侧的小镇各订了旅馆,花掉若干银子不表。

万事俱备,在无心上班了x日后,终于等到了出发的那一天。前一天晚上,大概是太兴奋,我居然没睡着,真是的……

新浪围脖私信导出脚本

最近因为需要写了一个山寨的围脖私信导出脚本。Run了一个小时,导出了近两万条私信,效果还算可以。Google一下网上没人贴这种工具,所以野人献曝一下。具体的技术细节放在英文的blog上。测试环境是Ubuntu 11.11,需要用pip安装selenium,然后再去Chromium的页面下载Chrome的WebDriver binary。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 -*- coding: utf-8 –*-
# A sina weibo DM export tool
from selenium import webdriver
from selenium.common.exceptions import TimeoutException
from selenium.webdriver.support.ui import WebDriverWait # available since 2.4.0
import time
import codecs
 
f = codecs.open('weibo.txt', encoding='utf-8', mode='w+')
 
# Create a new instance of the Chrome
driver = webdriver.Chrome()
# Set 15 sec as default timeout (maximum waiting time if something can't be found)
driver.implicitly_wait(15)
# go to the direct message history page (for DM with one user)
driver.get("http://weibo.com/message/history?uid=xxxxxxxxxx")
 
# Find loginname input box
loginnameInput = driver.find_element_by_id("loginname")
loginnameInput.send_keys("me@mydomain.com")
# Find password input box
passwdInput = driver.find_element_by_id("password")
passwdInput.send_keys("mypasswd")
# Find the submit button
submitButton = driver.find_element_by_id("login_submit_btn")
# Submit
submitButton.click()
 
n = 1
more = 1
while more:
    # Find message box
    messages = driver.find_elements_by_class_name("txt")
    # Find time tag box
    ts = driver.find_elements_by_css_selector("em.W_textb.date")
    f.write(ts[-1].text + "\n")
    for msg in reversed(messages):
        if (msg.text != ''):
            f.write(msg.text + "\n")
    f.flush()
    buttons = driver.find_elements_by_class_name("W_btn_a")
    more = 0
    for button in buttons:
        # Next page or previous page
        if button.text == u'上一页':
            more = 1
            break
    if more:
        n += 1
        print 'Page %d' % n
        button.click()
        time.sleep(2)
f.close()
print 'All Done!'
driver.quit()

这个脚本稍加改动应该就可以做成自动化的工具,不过懒得去折腾了,就搁这吧。

归国吃喝记

作为吃货,每次回国都少不了大肆饕餮一番。先前的几次因为大多在合肥待着,都是老妈下厨,所以馆子下的很少。这次因为结婚的原因,在领导的分基地上海逗留了接近两周之久。如此大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于是每天在大众点评网和某位专业吃货的指点下四处觅食。考虑到饭馆实在太多,决定用编年体写出。

12月21日

当晚到达浦东机场,初次拜见领导大人。结果领导因公务繁忙,多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到。两个人互相熟悉了3D版本以后,图方便在机场吃了东方既白。这家店我有点映像,几年前在人民广场的黄河路出口偶尔吃过一次,当时觉得作为中式快餐映像不错。随便叫了两个套餐,感觉普普,于是打道回府。

12月22日

因为要办签证,早晨5点就爬起来。在地铁口花5块钱吃了一个热腾腾的鸡蛋灌饼,幸福之余,也感受了上海飙升的物价。办完签证已经接近中午,作为回国的第一顿大餐,去了领导常光顾的佰家仟味。这是一家徽菜馆,在818广场里。因为是中午,所以就顺手点了个套餐。里面有道红烧肉感觉不错。饮料点了冰桔茶。圡人如我喝的十分开心,后来才知道这已经是上海餐馆的标准配置,并非什么特色。

晚饭去见专业吃货灰原哀同学。为了消除我对本帮菜深深的偏见(若干年前的失误),灰同学决定带我去吃颇上档次的文艺本帮菜——小南国。我们点了几个经典的本帮菜,红烧肉、蟹粉豆腐、四喜烤麸等等。专家出手,果然不同凡响,菜品都想当不错。看来以后再来上海,本帮菜也是需吃列表之一了。

12月24日

中午和陈同学吃饭,若干次乌龙以后终于坐定豆捞坊。吃惯了美版自制山寨火锅的我,顿时找回了底料的感觉。另外见识了一种叫滑的东西,大概就是肉泥的文艺叫法。

晚上和江同学吃饭,嘉里城的一家马来西亚饭馆。味道一般般。

12月25日

中午在吴江路吃了南翔馒头店。很久不吃小笼包的我大快朵颐,三份里吃了两份。蟹粉小笼,荠菜小笼都很赞。饭后去了满记吃甜品。

12月26日

晚上和领导闺密袁同学吃饭,地方选在港丽。这家茶餐厅非常的火,排队是必须的。因为以谈话为主,没怎么用心点菜。但蜂蜜厚多士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映像。将面包烤制切小块,里面加上一个冰激凌球,香甜可口。

12月27日

中午和袁老师在签证处见面。餐厅就选了里面的一家粤菜馆,叫翡翠酒家。有道龙虾泡饭味道不错。

晚上和领导的另外两只闺密见面吃饭,地方选了正大广场的代官山。号称是创新餐厅,但鉴定结果是无甚创意。

12月28日

晚上坐火车回合肥,到家吃了老妈做的鸡汤面,还是那么赞~

12月29日

和高中的蔡同学以及若干领导闺密吃了环城路的茉莉餐厅。传说这家店以台湾菜起家,当年相当有特色,可惜发达后变成了混搭系列。总体感觉普普,无甚特色。

12月30日

上午去神奇的文聪大酒店三楼领了证(没错,合肥市蜀山区的民政局就在这个破地方……)。中午去老地方江南春大宴全团。可惜江南春菜品日益恶劣,分量日益变少,价格日益飙升,以后再也不去了。晚上跟父母在金色王朝xx店和领导一家吃饭。我果断把鱼翅汤当成了粉丝汤,还觉得味道不错……黄鼠狼老爸(因对鸡十分挑剔而得名)果断吐槽说鲍鱼饭咸了……

12月31日

回老家,吃的家庭大餐。计有高级菜——糖醋鳜鱼、板鸭、人工鱼圆子、正版土鸡汤、红烧小公鸡、银鱼炒鸡蛋、老鸭汤、正版河蟹若干等等不一而足。

1月1日

在家过生日。老妈召唤了大姨夫和小姨夫两只高级厨师来助阵。中午一堆人在家吃了无数好菜,包括两位厨师拿手的糖醋鳜鱼和糖醋排骨。

1月2日

去领导老家岳西,在镇中心的xxx大酒店和领导的父系家族吃饭。多为乡土的家常菜,口味都不错。记得有个蘑菇挺好吃。

1月3日

晚上,表哥在步行街的不倒翁大酒店请客。挺实惠,味道也不错。

1月4日

晚上,表妹在万达广场的汉拿山请客。虽然是连锁店,但这家服务非常糟糕,自己动手烤的肉不咋地,味道甚至还不如Austin的韩国烤肉店,毙掉。

1月5日

上午坐火车回到上海,中饭在火车站快餐解决了。晚上和领导的两只闺密二次会面,这次在楚炫堂。这家店多年前吃过。这次的感觉是又贵又不好吃,后来经巨型吃货灰同学鉴定,一致鄙视。

1月6日

领导开始上班。我一个人中午溜去上海博物馆。看到一点多钟,饥肠辘辘,突然想起了久光的龙记。犹记得06年第一次回国的时候,误打误撞杀入久光商厦。被恐怖的价格震慑以后,溜进地下一层,发现有家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于是果断跟进,成就了我跟龙记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当时点的龙记四宝饭,加一杯冰咖啡,花了人民币50多块。在除以当年的一比八汇率后,顿觉用肯德基价格吃此美味无比划算,于是回美国前又来光顾了一遭。此次yesterday once more,果断又点猪肉四宝饭,套餐已是58块。再点个饮料就逼近70。可见高端消费,也跟着水涨船高。

饭后在地下商场闲逛,发现全是日系食品店。在泡芙工房买了两只泡芙,惊为天人。然后杀到山崎面包,被香气诱惑,手一抖买了六十多块钱的面包,但分量少的可怜,勉强做了隔日的午饭。

晚上和领导在家做了第一顿饭,鸡飞狗跳,味道普普,按下不表。

1月7日

中午吃罢前日买的山崎面包,杀到上海书城。路上买了两个鲜肉月饼,果然比自己做的好吃了许多……晚饭和灰同学约在国金广场的正斗粥面中心。我点的传统的艇仔粥,味道相当靠谱。尝了领导的牛蛙粥,普普。要说灰同学不愧是专业巨型吃货,在围脖的私房收藏中找出吃货一枚,推荐了临潼路和霍山路交界的某处夜宵场子。在ktv high完以后,大家饥肠辘辘,驱车果断前往。只见一处无比普通以及破百的居民区的岔路口,有一堆私车停泊。中心是一个夜宵的摊子,热气腾腾。食物是极其普通的蛋饼和油条,还有豆腐脑。不过这种深夜场吃的就是气氛,抢着吃才有感觉。大家一顿胡吃海塞,脑满肠肥走人。

1月8日

中午和领导表妹约在西贝筱面村。这是家西北菜馆,点了烤羊腿、蜂蜜酸奶、面鱼。烤羊腿一般般,蜂蜜酸奶还可以。面鱼值得一吃。领导对红豆炸糕映像深刻。晚上和一干小学同学吃饭,在新梅联合广场的港丽。第二次去,多了一些经验。这次点菜比较成功。发现比较好吃的菜有虾饺脆皮鸡翅和萝卜牛腩汤。另外有种椰香xx的绿色饮料不错。

1月9日

领导继续上班。中午我倒地铁跑去虹桥的初花日式buffet。这家店我垂涎已久。因为当天临时起意,走得比较晚,再加上路途遥远,等到了店面只剩下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发挥吃货敢于打硬仗的作风,五十分钟内,干掉了两份刺身套餐、若干寿司、两份不同的天妇罗套餐、一份牛肉刺身、一碟纳豆、一份炸豆腐、一份巨型金枪鱼下巴外加一杯梅酒。当时吃的无比满足,事后有点恶心,外加拉肚子不表。总体感觉相当赞,虽然口味没有Austin的Uchi那么华丽(比如天妇罗)。但作为价格300大洋的包肥,已经可以列为必吃列表头条了。

晚上没啥胃口(你懂得……),陪领导吃了张江的一家百草传奇。这店装饰诡异,主厅内供奉了一尊大佛(药师佛?),上面还有哈达若干……大概是所谓混搭小资风味。菜的特色是加中草药。一面墙上画满了跟草药有关的古人。我对于把孙思邈和慈禧太后并举相当不满。而列举慈禧太后是因为她老人家毕生最爱菊花火锅……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我们大众点评了几个菜,最后觉得包子最好吃……真是失败啊……

1月10日

中午剑走偏锋,去吃鲁菜老山东。进门一堆老头老太,原来正赶上工商银行的团拜会。不得不说,看到一堆上海人在一家山东菜馆里操着上海话大声寒暄是件很喜感的事情。这家店也不便宜,我们点了葱烧海参、烤羊腿、德州扒鸡、老醋海蜇头和黄豆芽炒粉条。海蜇头味道还可以,不过对不起98的价格。烤羊腿一般般,好在分量足。德州扒鸡吃了一半,味道凑合。葱烧海参据说是名菜,不过一口吃下去,好比吃了个人参果。

一连多日都没吃川菜,晚上就去了国金的俏江南。进去才发现这是家文艺馆子,装饰的无比小资华丽,总之跟川菜完全不搭。照例大众点评了几个菜。江石滚肥牛挺不错,蒜泥白肉居然是热的,普普。麻酱油麦菜挺文艺,不过属于草类,不怎么有爱。海鲜锅巴一般。点心上的叫文房四宝,巨文艺的一道菜。把饼啊糕啊做成笔墨纸砚的样子端上来。笔头是一种酥,墨是黑芝麻裹的糯米团。砚是一种咖啡色的糕,不怎么对头。纸是一张薄面皮儿。总体感觉像是合肥四大名点的文艺版……

1月11日

我飞美国前的最后一天了,纠结的要死,也想不出要吃啥。最后打算去外婆家,结果因为纠结太久,下午才到,人家不开门。于是去另一家山西菜,也不开门。于是乎,命运锁定了旁边的一家海底捞。不得不说,海底捞的服务员是最靠谱的,相当体贴而且不烦人,总是在需要的时候出现,而且提供的建议也很靠谱。火锅的性价比很高,要了一个88的羊肉锅底,居然给了五六块巨型羊排,还带了一堆羊肉。菜允许点半份。要了一份22的玉米汁,发现居然是一扎。到目前为止,这个价格我见过的都是一杯,真是受宠若惊。最后全部吃完花了200块,真是价格便宜量又足。果然火锅不是吹的,严重推荐。

后记

突然发现一个餐饮日记写下来,几乎覆盖了这次回国结婚的全部过程。我和领导真可以算是两只没救的欢乐吃货了。我们的口号是,活到老,吃到老!与诸君共勉。

神展开

这大概是这个栏目里最喜感的标题了。

一个月时间,若干次神展开。我想,上帝一定是厌倦了神马,于是手抖了……

好了,Milestone Get。We go for it。

围观Uchi手记

客居美国日久,自激发了吃货属性以后,每每被人生第八苦——吃不到所困扰。画饼充饥之余,不免要上街腐败。然而在这个没有扒鸡的德州,省会Austin虽然餐馆众多,但中餐始终不给力。为了救亡图存,只好努力开发各国(美式?)美食。

闲话不表,今天的正题是Uchi(家)。这家餐馆非常有名气,还有八卦说是全美Top 10的日本店。高级店自然有高级店的脾气,就是一个“贵”字。听同事说,一顿下来没有七八十是打不住的,稍不注意就会破百。况且日本料理都是少而精的路线,对于我这样的肉食buffet爱好者而言压力不小。本周难得纠集了两名资深冲动吃货——火锅王和肉妹。诸人咬紧牙关,放松银根,要一闯传说中的Top10。

为了赶上特价的Happy Hour,我们五点半就早早赶到店里。虽然天光还早,但大半的座位已经坐满,其火爆可见一斑。因为打算火力全开,所以酒水一改平日的“Water, All Water”,点了热的清酒(Hot Sake)和未过滤的冰镇清酒(Nigori Sake,濁り酒)。很快,酒水上齐。Hot Sake是盛在一个古色古香的黑色小罐里,而Nigori直接冰在直口的玻璃杯里。都是在大河剧里看到无数次的东西,不免有些激动。Nigori因为未经过滤,所以呈乳白色,大概是米酒的意思。抿一口,并无惊艳之处,但比起一般的清酒略甜,颇为爽口。

IMG_2042     IMG_2049

Nigori & Hot Sake

只有酒是不能解决肚子问题的。由于三只吃货竟然不约而同令人发指地没吃午饭,一上桌就已经饿贯满盈。还好肉妹早早做过功课,迅速点了两盘Tasting,一冷一热。在我仔细品味了“传说中的乳白色液体”一百二十回以后,终于等来了头盘。这道菜叫“walu walu”。Walu是夏威夷土著对这种鱼的称呼,中文俗称玉梭鱼。菜一上来,三人集体傻眼。在深口的白色盘子中心,有一块三厘米见方的鱼肉块,上面盖着一点绿色的丝状物和若干调料。亲,这可是Happy Hour特价菜啊!要不要这么精致啊!我们是要吃菜啊,不是玩微雕啊!在掐灭了“这得换多少鸡腿”的怨念以后,我拿起同样精致的小勺,小心翼翼地撇下一块来,放进嘴里小心翼翼地品尝,生怕犯了猪八戒吃人参果的错误。果然鱼肉鲜美,另有一种独特的酸味,细嚼再三才缓缓咽下。一人两小勺,不到一分钟,头盘就报销了。大家面面相觑,终于悟出了单品看似不过十多块的菜单里隐藏了怎样吸金的玄机。

IMG_2044

Walu Walu

第二道菜叫hama chili,是用青甘鱼(Yellow tail,鰤)为刺身主料,佐以泰国香料和桔子制成的。虽然主料很普通,但因为混合了桔子的甘甜和香料的辛辣,细细一条的刺身就让味蕾有了全然不同的刺激。虽然对果腹毫无帮助,但美味的新鲜感让我这样的“饿人”都开始觉得,就这样的细细品味也是件不错的事情么。

IMG_2046

Hama Chili

接下来连续上了两道菜,生蚝和海胆寿司。在坐都是资深吃货,生蚝当然吃的不少。但Top 10自有Top 10的法门。冰镇的生蚝上堆满了珍珠一般的泡泡,乳白色的蚝肉旁隐约能看到淡黄色的姜粒。最后还有一片细小的菜叶漂浮其上,简直是一件艺术品。捻起一块,一饮而尽。生蚝之鲜美自不待言,泡沫润滑的口感再加上姜粒的辅助,让我品味再三才恋恋不舍地吞下。肉妹和火锅王也赞叹不已,于是我们果断又点了一盘。这时候才知道,欣赏艺术品是要付出代价的。4$一个,请君入瓮啊……可惜海胆寿司因为材料用尽,只剩下最后一只。只见那金黄色如同鱼卵一般的海胆,在紫菜的包裹下,滑入肉妹的口中,几经咀嚼,归于无形……无形……无形……

IMG_2047

shun no kaki(生蚝)

IMG_2050

uni(海胆寿司)

因为分量太少,我们的点菜速度明显跟不上。而隔壁桌大鱼大肉的流水价地上,香味钻进鼻孔里,太折磨人。为了填饱肚子,我们一口气点了四五个菜。在等待多时以后,上了一道叫做bond的三文鱼手卷。这份手卷的表皮不是普通的面皮或紫菜,而是用极薄的类似于米纸一样的东西制成。皮里裹的除了三文鱼和不知名的菜蔬,还加入了芝麻作为调料,再蘸上avocado。一口下去,有鱼肉的鲜,芝麻的香,avocado的滑,再加上米纸入口即化,真真是非同凡响。最可敬的,一条手卷被切做七份,总算在量上有了改进。

IMG_2055

bond

接下来是大肉系列之牛肉烧烤。虽然说是“大肉”,也不过寥寥六片而已,大小和刺身相当。盘子上放了一块极热的石头,用来炙肉片。根据服务员的提示,一面只要炙个两三秒即可。我赶紧夹起一块去试,肉一变色就急速放入口中。也不知这家店有什么神奇的配方,让牛肉出了刺身嫩滑的口感,且毫无腥味,很像以前在上海一家日本店吃过的半生牛肉,只是肉片稍厚而已。

IMG_2057

hot rock(日本牛肉烧烤)

特色菜系之外,大众菜也不遑多让。我们点了秋刀鱼和河鳗的寿司。鳗鱼烧(Unagi)这种东西早已经吃过七八十次,但吃过以后还是觉得比普通店里的高了不止一点点,完全对得起Top 10的牌子。

IMG_2054

sanma(秋刀鱼寿司)

最后要上场的是天妇罗系列。在美国吃肯德系列太多,无论什么样的材料,就是裹面粉一炸了事,简直暴殄天物。因此我对于同属油炸序列的天妇罗有深深的偏见。每次去日本店吃饭,看到肉妹大点天妇罗就要调侃她不如回家去吃炸薯条。但这次的经历彻底颠覆了我对天妇罗的认知。起初只是一盘不起眼的天妇罗豆腐。吃了一块才发现,原来炸的表皮可以做到这样薄和酥脆,里面的豆腐可以做到那样的嫩!我幡然悔悟,立刻锁定天妇罗的虾和菜蔬,都是一般的外焦里嫩的极致!被彻底征服的我,果断又加了两道天妇罗,分别是海鳗和Brie Cheese。味道如何?当然那是无法用语言表达!风卷残云之后,我自觉已经是正统的天妇罗星人了……

IMG_2056

age dofu tempura(豆腐天妇罗)

IMG_2058

ebi tempura(虾天妇罗)

IMG_2063

brie ringo tempura (Brie奶酪天妇罗)& anago tempura (海鳗天妇罗)

最终,账单落下,算上小费每人八十块。在提前做出破百的觉悟以后,我们甚至觉得有些物超所值。但这样的饭店还是不能常来。品味美食要有一颗饥饿的期待之心。天天吃满汉全席,定然败坏了胃口,不是吃货所为。带着几个月的期待,饥肠辘辘来到饭店,细细品味少的可怜的精致美食,感受饥饿与美味间交错中的无穷妙处,这才是吃货的究极境界。诸君不可不察也!

当我们在讲故事的时候,故事的主角已经不在了

昨天老爸qq留言“外公病危”。情绪波动了很久,向若干朋友求助,才平复下来。

今天很忐忑。下班,回到家,打开qq——没消息。

于是和k同学在线上聊起外公的故事——一个建国时在上大学的知识分子。各种唏嘘过后,我开始说另一个故事——一个美国同事的奶奶刚刚去世,那是一个105岁的老人。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表妹的qq亮了——“阿爹走了,八点三十七分”。我看挂钟——七点四十二。

五分钟而已。不,生死只是一瞬间而已。

我没有暴走,甚至没有悲伤的感觉。

我和k同学又说了两句,然后他说道:

“就当他去另一个世界重生了,会比这个世界快乐的。”

眼泪夺眶而出。

我很庆幸,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开始了解他了,不是作为外公,而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读书人。然而我却没有能够让他走的时候快乐一点。私心里,我猜,他不那么快乐。

外公,您走好。在那个世界,会快乐的。

IMG_0918

求automatic zipping & unzipping程序

住了5年的两人间,而今同来的老家伙们渐次凋零(凋零程序各有不同,计有工作凋零、结婚凋零等等不一而足),连周五吃饭都凑不出人来。我虽也凋零(工作凋零),但仍掉在本城,于是要改住一人间了……

所以今天就搬家了。5年攒下的各种破烂,让被召唤来的小绿和海龙叫苦不迭。哦,忘了介绍,此二君皆为结婚凋零。我对着大海喊,”凯凯啊凯凯,我们想念你~”。大海回音:”他在Intern,他在Intern,你不见石油的工资单上印着人傻钱多速来的评论……”

基本上搬家的程序是这样的

tar czf yituo.tar.gz suliaodais polan*

mv yituo.tar.gz ~/u-haul/

drive u-haul

mv ~/u-haul/yituo.tar.gz newhome/

cd newhome && tar zxf yituo.tar.gz

打包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当然解包是另一种痛苦。面对着满客厅的塑料袋,我仰望窗外的星空–电脑在哪里?路由器在哪里?毛巾在哪里?好吧,其实我不知道怎么用tar去查询压缩包的内容……

遍历了头几个包,找到了该找的,让其他的包暂时见鬼去吧。

刚把msn状态改成”搬完了,几乎死去”,就有绍平兄msn来了问候:”快,搬家party”……

……………

还趴体,我现在恨不得趴地上!

而且明天可能真要趴地上……打扫老房子的卫生……记得上上上次搬家(好吧,我承认我搬了好多次,戕害了小绿同学,阿门)的blog心得只有一句话”擦地,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