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

年过三十,来美也已十年。

于我而言,十二岁到二十二岁是中宫直进的直线,枯燥但成效斐然。二十二岁到三十二岁,本应是鲜亮的青春年华,却因为懒散或是厌倦了直线,走了许多弯路。因为多看了许多弯路上的风景,人生如同我现在的身材,渐宽却不见高度。

倦怠不能长久,热血不应冷却。在三十二岁开始的时候,我想回到初心,重新开始,演绎新的故事。